北宸菌

喜欢的cp组:三日鹤,酒茨,光切。很容易杂食,但很容易拒绝安利。

【剑网三同人】凝寂

《凝寂》
第六章——殇忆(上)
南疆
“凝凰!出大事了!你父亲被抓去面见艾黎长老了!”
“什么?!?!阿妍知道吗?”凝凰猛地站起身。
“没跟阿妍说,她病越来越重了,我怕告诉她,她伤心难过。”伊枂看到凝凰脸色大变,也十分着急。
“那就好,我去去就来。阿枂,你千万不要让阿妍知道这件事。”
对于南疆弟子来说,被抓去面见长老都意味着那人犯下过错。凝凰不希望会发生让她难以意料的事。
“苗麟,你可知你犯下了什么过错?”艾黎看着跪在地上的苗麟。
“呵,如果不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,你私通天一教,将我族之机密告知他们!”乌达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“如果我将机密告诉他们,我何必还待在这里,我早应该带着我的双女离开这里。”苗麟十分坦然,“长老不信我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“父亲绝不做这种事!为什么要将这种事强加在我父亲之上?难道乌达就没有嫌疑?”凝凰走进来。
“你污蔑我!我对我教忠心耿耿,怎会做出背叛我教之事?”乌达立即跪在地上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“哼,谁又看见这件事,我父亲用什么来给天一教通信?而且我父亲最恨的便是天一教,私通?真是高超的手段。”
“我看见你父亲在夜晚经常走出去到没人的地方,召出灵蛇。”枫荭弱弱地说着。
凝凰皱眉,她相信自己的父亲,她信他。
“召出灵蛇?然后呢,将信物放之何处?”凝凰继续追问,她发现没有任何可疑之处,父亲夜晚外出,她曾经偷偷地跟着,父亲一直都是在母亲的衣冠冢旁边吹笛。
“然后将信物放在灵蛇的嘴里。”枫荭看到凝凰冷冷地盯视着她,她瞥开眼,不敢正视。
“枫荭,我劝你最好说实话,看着我的眼睛。说实话!”凝凰冷漠地说。
“我……”
“你居然威胁唯一一个证人!凝凰,别以为你是圣使之一,人人得让着你,这里还有长老和教主。”乌达说着。
“好一个威胁,如果她说得不是实话,为何现在不敢正视我,莫非心里有鬼?”凝凰依旧凛然。
“好了,在这件事还没查清楚之前,任何人不得见苗麟,包括你,凝凰。”艾黎心知凝凰的性格,怕她一时冲动。
长老一发言,众人也不敢违背,凝凰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,心里却已暗暗的下定决心要找到证据。
苗麟看了眼凝凰,温和的眼神似乎在安慰凝凰,不要替他担心。
这件事也只能这样结束,而乌达和枫荭只怪艾黎没有直接处置苗麟和凝凰二人。
“乌达哥哥,接下来怎么走?”枫荭抿唇。
“放心,我自有办法,不是还有一个人吗?”
“她?凝凰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。”
“别担心,我会让凝凰彻底失去圣使之位。看,我拿到了什么?”
“白色的彼岸花?这花可以使内力在传功之时迅速流失,这招真是绝,这样凝凰就再也无法有翻身的机会了。”枫荭满眼的欲望。
“哼,她得意了太久,这只是小小的惩罚。”
凝凰回到住处,她已无心修炼,满脑子想得都是枫荭和乌达两人之间的联系。
“凝凰,没事吧?阿妍已经睡下了。”伊枂轻声说着。
“嗯,你也休息吧。”
“好,你也别太担心,师叔绝不是那种人。”
“当然,我知道。”凝凰点头。
夜幕降临,窗外传来虫鸣声,凝凰的思绪万千,坐在窗边抚着紫晶色的玉笛,心里已经打算好了很多。
过了几天,一切都平静如常,而凝凰知道这必将是风雨前来得宁静。因此她也处处小心行事,保护好凝妍。
正当凝凰调配着各种药草,伊枂焦急又慌张地跑进来,“凝凰!快!阿妍,阿妍她……”
可伊枂缓过来时,只留下还冒着热气的药鼎。
凝凰来到凝妍的房间时,双眼之中愤怒与伤心交织,“阿妍……阿妍。”她轻手轻脚地抱起脸色苍白,额上冒着冷汗的凝妍。
“阿姐……好疼……疼……”
“乖,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凝凰将凝妍平躺在床上,缓缓地输出内力,她不敢太急,从小凝妍的所学心法就与她不一样,结果身体一复一日得越来越差,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
直到天蛛圣使说很有可能受到蛊毒污染,得远离蛊虫之类的实验。可将凝妍搬了住处也不见好转,凝凰现在只能用自己的补天诀护住凝妍的心脉和心脏,免受痛苦。
凝凰只感觉内力消失的很快,她心惊,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,她支撑着将内力输进凝妍的身体。
“怎么回事?”凝凰内力尽失,也没有任何恢复,她无力地坐在床边,看着自己的双手。她伸手把自己的脉,发现丹田里一点修为和内力都没有。
“凝凰,怎么样?阿妍她……凝凰!你的背上的图案!”
“伊枂,我大意了,那个人真是打得好算盘。”凝凰扶着床沿站起身,“我得带阿妍离开这里,为父亲找证据。”
“可是,你这情况不妙啊!出去人心叵测,万一出了什么事,师叔会很难过的!”
“在这里,也会出事,阿妍会有生命危险,到外面,没有人认识我们。”
“哎呀!你!你怎么那么固执呢?!”伊枂急得直跺脚。
“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性格?伊枂,好好照顾自己。好好学习毒经,小心枫荭和乌达。”
凝凰抱起凝妍,走了出去。
“凝凰!”伊枂连忙拦住她,“你这走路都没力气的,你想摔着阿妍吗?”
“……”凝凰看了眼躺在怀中的凝妍,她心知她过急了。
“好。”她点了点头。
伊枂则心下松了口气,凝凰处处为凝妍着想,从来不担心自己。

很多草药我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有木有。当时懒得度娘就取个名字过去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