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宸菌

喜欢的cp组:三日鹤,酒茨,光切。很容易杂食,但很容易拒绝安利。

【三日鹤】碎雪『中』 高虐向

骨喰和御手站在离安达家附近的屋顶上,监视着安达贞泰的一举一动。
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则在街道上巡逻,鬼夜和鹤丸坐在客栈里,听着狐之助讲述今天发现的事。
“哥哥,你要不还是吃点东西吧?”鬼夜看着脸色苍白的鹤丸,将食物递给他。
“呐,羽弥,如果是你的话,你会需要我嘛?不,你应该不会需要我,你比我强大,每次的主人都那么好……”鹤丸垂下眼眸,没有碰食物。
“你是我的哥哥!唯一的亲人,当然需要你了。”
“那也真是太奇怪了……”
“哥哥,三日月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?”
“没有。”鹤丸更加抱紧双膝
“哥哥……”鬼夜上前将他抱在怀里,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鹤丸落下眼泪,居无定所的他一次次在怀疑自己的存在到底是对还是不对。
直到之前三日月的一番话,最后他,落入谷底。他是不被需要的:

被精致保护的鹤丸真是令人羡慕呢。

三日月如此说着。

鬼夜羽弥心疼哥哥,鬼夜算是伊达组里最小的一位,但实力较强。他没有发现鹤丸的内心开始受到影响,在后来他十分的后悔,如果再早点察觉就好了。
狐之助从窗外跳进来:“鬼夜大人,安达家起火了,这次发现的时间溯行军有三百体。”
“什么……怎么会这么多?而且时间也提前了好多……”鬼夜极为震惊。
“这恐怕是想阻止安达氏被灭,平赖纲军现在带了一众人,很多部分都被时间溯行军杀了。”狐之助说着情况
“走吧,去守护历史。”鹤丸一改刚才的异常状态,走出门。
“可恶……”鬼夜立即跟上鹤丸。

此时三日月,小狐丸,骨喰和御手击杀着众多时间溯行军,保护着平赖纲军等人。
“这么多时间溯行军,那两人怎么还没赶过来?”
“应该还能坚持一会儿。”御手杀死面前的时间溯行军,看见一黑一白的身影快速的跑过来,“他们来了。”
“队长,这次出阵荣誉可要少了哦。”小狐丸笑着说。
“那也得看看你们快不快啦。”鬼夜毫不费力的击杀三体时间溯行军。
鹤丸则闪身进入另一条路,三日月则内心起疑,想跟上去却被五体给拦住去路。
待众人杀完这片区域的时间溯行军,鬼夜没瞅见那白色人影,“哥哥去哪里了?”
“完全没注意到。”骨喰说。
“什么……糟了!!”鬼夜心里一阵不安,“狐之助,我们还有多少时间溯行军没击杀?”
“据调查,还有五体。”
“千万别出事啊!哥哥。”鬼夜机动更快,而三日月难得的眉头紧皱。
鹤哟……

当鬼夜羽弥看到场景时,怔愣,愤怒和悲伤涌出内心:鹤丸站在那里,胸口被大太刀插入一个可怖的伤口,本体掉落在地上,碎裂成片。
“鹤!”三日月立马冲上去将大太刀击杀。时间溯行军化为灰烬消散。而三日月接住没有依靠力的鹤丸,此时的鹤丸已没有气息,像只真正的鹤。
三日月抚摸着鹤丸冰冷的脸颊,内心像破了个大洞一样痛的难以呼吸。
鹤,被人精致保护的鹤,真是令人羡慕呢。

什么意思?

字面意思啊。

你是在说我不被需要嘛?……当时鹤丸咬紧嘴唇,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和他说一句话。

“哥哥!”鬼夜红着眼将御守放在鹤丸的胸口处,推开三日月,将鹤丸抱在怀里:“滚开!”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鹤……”三日月看着手上的鲜血,再将目光转向没有任何反应的鹤丸。
“为什么没有用!!啊啊啊啊啊!!哥哥!为什么啊!?为什么要一个人面对那样强悍的敌人!”鬼夜流下眼泪,然而御守始终没有起作用。

直到回到本丸,将鹤丸的本体交给审神者修复,依旧没有任何反应。
审神者说:鹤丸他可能不想回来……
得知消息的鬼夜一拳打向三日月,三日月坐在地上,任凭他打着。
“为什么要对哥哥说那么过分的话!?哥哥那么在意你!你为什么要这么说!?哥哥他把你当成心里最重要的人,为什么要这么对他!?你说话啊!!哥哥他不愿意回来都是你的错!!”
鬼夜流着眼泪,而烛台将他拉住并将他抱在怀里,安抚他:“别哭了,乖,可能鹤丸他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,玩的不亦乐乎呢。”
“呜呜……”鬼夜趴在烛台的肩上,烛台则将他抱起来,看了眼没有说话的三日月,叹息。

有时候失去了才会发现自己的心原来会这么痛……

不行了,这大概就是宸菌一直锻不出爷爷和姥爷的原因吧。(许愿爷爷和姥爷!!!跪地。)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