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宸菌

喜欢的cp组:三日鹤,酒茨,光切。很容易杂食,但很容易拒绝安利。

【三日鹤】『碎雪』下

“哥哥今天依旧没有回来。”鬼夜羽弥看着窗外的雪景,叹气。
“没事的,鹤丸一定会回来的。”烛台切光忠拍了拍鬼夜的头。
“不知道他回来还会不会记得我们……为什么当时御守用了也没有作用呢?哥哥……在想些什么……”

“……”
“三日月大人,你又坐在这里看雪了啊。”五虎退轻声走进。
“雪……白色……鹤”
鹤,好想见你。

不止一次的想着,精致的鹤丸,被保护的鹤丸,是该多么与其他人与众不同。
三日月宗近看着五虎退折出一只精美的纸鹤,“五虎退,这是什么?”
“远征的时候看见了人们做了这个,就学了。好在做法很简单。好像是一种寄托愿望什么的。”
三日月轻抚着纸鹤,“谢谢,老年人我可是很喜欢这个呢。”
“三日月大人,你对鹤丸大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呢?”
“情感嘛?不知道……”
那种窒息的落寞心痛又涌上来了,鹤哟。三日月宗近将纸鹤包裹住,泪水缓慢划过脸颊。
“主公说鹤丸大人上次从镰仓时期的出阵回来之后一直不对劲,到底发生了什么?还有现在他迟迟不肯回本丸。也是有关联的吧。”
“……”三日月并没有回答什么。

冷……地下冷……不想……被埋……

三日月……

冷……

三日月宗近猛然睁开双眼,立刻冲出房间,打开锻刀室,没有任何人。
“鹤……我好想你,想将你牢牢锁在我的身边,哪都不能去,一点点的空气都不能侵入我们之间。鹤……”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越来越多的新刀加入到本丸里。而那柄银白色的刀一直没有归来。
“唔啊啊啊!!!三小时20分钟!!!是那位大人没错吧!!”乱藤四郎高兴的冲进房间。
“哥哥?会是哥哥嘛?太好了。”鬼夜羽弥等待了一年多,“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。”
“大家都在等待着他呢。不管过去怎么样,既然得到了像人一样的躯体,还是好好保护。”

身穿白色制服的男子悄声悄息地走在长廊上,他双手放在门扶上,猛地拉开:“有没有被我吓到啊!”
“哥哥!”鬼夜羽弥冲上前扑进鹤丸国永的怀里。
“哦呀~羽弥长高了嘛?”
“你什么意思啊~真过分~”
“啊,你是三条家的三日月宗近。”鹤丸走过去。
鬼夜羽弥一脸担忧的看着他,毕竟当时那样的惨烈,直到现在鹤丸才回来。
“鹤哟……欢迎回来。”
“我回来了,有没有被我吓了一跳呢?”
三日月宗近起身将鹤丸抱住,“可真是把我吓到了呢。”

END

没有任何车,平淡如水,鬼夜羽弥其实是一个助攻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