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宸菌

喜欢的cp组:三日鹤,酒茨,光切。很容易杂食,但很容易拒绝安利。

【三日月】白月鹤落

第二章
“开始了嘛?那两人的缘,真是看不透啊。”一红发女子坐在雅间里,喝着茶。
“主上?”
“鹤那个孩子啊,可不能把他逼得太急,要是再出现那样的场面,三日月不会原谅我们的。”
“所以主上,我们该怎么做?”
“又想让三条家族畏惧,还得让鹤丸到我们国家。那就只能利用那个女子了。”红发女子抬起头,一双金色的眼睛透出森冷的气息。

鹤丸国永看着台下的学员们一对一的互相残杀,本来最要好的伙伴变成了今日的敌人。三日月冷漠的看着这一切。
当教官们抬下受重伤的学员们时,鹤丸别过头不敢去看。
“鹤丸国永对阵秋羽玖。”
“竟然是鹤丸那个人啊,秋羽,别害怕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秋羽玖硬着头皮面对鹤丸国永。
“考核!开始!”教官下达命令。
当鹤丸握着太刀挡住秋羽的攻击时,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我不想伤害你。”
秋羽见状,看见鹤丸故意留出的空档,一剑刺入了他的胸口。

“唔……咳咳……”鹤丸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刀。
“不能怪我,我想活着。呜呜……”
“这可真是……吓到我了……”
“鹤!!!”三日月从台上跳下来,连忙跑去鹤丸国永的身边,抵挡住秋羽的攻击,并一刀刺入了她的胸口。
“三日月大人……”秋羽难以置信的是她心心念念的大人竟然狠厉到毫不犹豫。
“鹤……别怕,不会有事的,鹤。来医师!再不来,我就立马卸了他的手,晚一分钟卸一只手,如果鹤死了的话,你们全部给他陪葬!”三日月抬起头,一双本该与月般美丽的眼睛此时透露着杀气。
“快,快去找医师!”小狐丸很少看见这样的兄长。
鹤……不乖的孩子……不能……
‘讨厌的感觉,饶了我吧。’鹤丸国永渐渐的感觉到冰冷,耳边是三日月的怒吼。
鹤,求你!不要离开我!
‘鹤……我的孩子啊……如果这是命运的话,多么希望他能够待你好。鹤……只有这次机会了,别怕,母亲会一直在你身边的。’

‘鹤……鹤……别再往前走了,那里很危险。求你,回来,别过去。’
鹤丸看着边缘的空洞,对面那人极力去抓住他,而他却陷入空洞中。

鹤丸猛然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墙壁,耳边传来医用仪器的声音。
“鹤……”三日月一直守在他身边,声音沙哑,英俊的容貌上布满劳累。
“三日月……”鹤丸连忙想要坐起,可胸口的伤痛刺激着他。
“鹤,你先躺下,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,你别怕,我去叫医生。”
三日月连忙走出病室,不一会儿,医生和三日月相继走进来。
“药研,你看看,会不会留下后遗症?”
药研无声的走到鹤丸身边,拿着听诊器,替鹤丸检查了一遍,“没事,多休息就行,不要做剧烈运动。三日月大人,你出来一下,我跟你说件事。”

三日月不理解,什么事不能当着本人面前说。
“我隐约看见一个女子在他的身边,因为看不清楚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。或许萤丸大人知道吧。你可以请他过来看看。”
“是威胁嘛?”三日月看不见,但一靠近总是有股奇怪的气息围绕着他。
“不像,因为不确定。毕竟现在这个时代,太对未知因素了。”
药研藤四郎看着躺在病房里的鹤丸。
“那好,辛苦你了,药研。”
“医生对病人是有责任心的,别刺激他,他有点怕你。”药研说完就离开了。
“嗯……”

‘鹤……我的乖孩子啊……一定很疼吧……’
母亲……我该怎么办?三日月他到底有什么企图?
‘鹤,没事的,母亲一直在你身边。’
白发女子消失在床边,而是三日月宗近站在床边盯着他。
“三日月教官……”鹤丸想了老半天,说:“我渴了。”
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,三日月愣了一会儿,轻笑着削起了苹果。
“鹤丸,你已经是我部队里的下属了,以后就只要待在我身边,服从我的命令就行了。”
“啊?唔……”鹤丸一脸震惊,却被三日月塞了一块削好的小半块苹果堵住下面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“以后,我保护你。鹤丸,你就不要再害怕了。好吗?”

殊不知,这样的承诺给两人带来怎样的影响,都是后话了。

(土下座)真的太忙了,这几天忙着考试,很多东西弄的某菌已经焦头烂额了。
挤时间更新。
白月鹤落,以后会抽出时间画几张宣传图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