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宸菌

喜欢的cp组:三日鹤,酒茨,光切。很容易杂食,但很容易拒绝安利。

【三日鹤】白月鹤落

第三章
鹤丸躺在病床上的两个星期里,三日月一直守在他身边,有时间会带着他出去散心。
“鹤丸,你脸上的伤疤,是什么时候?”三日月宗近看着他那细长的伤疤。
“从出生开始就带出来的。”鹤丸捂住伤疤,银白色的发丝遮挡住他的表情。
“至少,以后,有危险就告诉我,你是我的下属。如果上司都保护不了下属的话,那太失责了。”三日月的话语轻柔如羽,与当时第一次见面时完全不一样。
“三日月,没想到你在这里啊。听说你连部队都不管了,就来照顾这个小……”
“你今天话有点多了,和泉守。”三日月眼神渐冷。 “还真是可怕呢。”和泉守兼定冷汗。
“莫不是有心上人了?”萤丸从后面走进来。
“萤丸上将……”三日月宗近微微皱眉,一瞬间又恢复原状。
“这孩子……果然……”萤丸看着鹤丸背后显现出来的巨大虚影。
“可能会痛,鹤丸。”萤丸将右手掌心多准鹤丸的额头。
在樱花花瓣散落下来的一瞬间,一白发女子握刀砍向萤丸。萤丸不费力地接下攻击。
“果然是您,鸢大人”
鸢此时双眼嗜红,仿佛伤害到了她重要之人。
三日月则将鹤丸抱在怀里,看着已经变成付丧神的鸢。
‘母亲……’鹤丸轻轻呢喃。
鸢转头看向陷入沉睡的鹤丸,她双眼恢复为金紫色,‘真是令人惊讶啊,萤丸。’
“鸢大人,鹤丸他一直受到您的保护,为何当时没有出现?”
‘不知道,那里有东西在压制着吾。’鸢轻抚鹤丸苍白的脸,‘不然那个女生不会是被三日月刺死,而是被吾亲手消亡。’
“鸢大人……我们找不到你的原身。十分对不起。”萤丸在鸢成为付丧神之前接到命令,务必保护好原身,可过了一个月后,鸢的原身就不见了。
‘是她啊,鸩。她啊,太过执念了。’
“鸢大人,您看到了什么?”
‘三日月宗近,愿汝保护好吾儿。’鸢消失在所有人面前。

鹤丸国永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,三日月已经将他接回三条家,对外宣称鹤丸是他贴身秘书。
“真是难得,兄长一直不请人当秘书,鹤丸成为了他的贴身秘书,果然是最特别的吧。”小狐丸吃着红薯干,轻抿一口茶。
鸣狐无声的看着茶水。

“鹤丸大人,起床吃饭了。”管家推进小车,上面摆满了早饭以及饭后甜点。
“嗯……”鹤丸梳洗了一番,便开始吃饭,胸口一直在刺痛着他,他又梦见了奇怪的场景。
那人对他轻唤着:

别怕,我一直在你身边,你不会感到寒冷的。

那种窒息的感觉太过强烈。

“鹤丸大人?一会儿要去三日月大人的书房。”管家的话将鹤丸拉回现实。
“哦,好,我知道了。我吃饱了。”鹤丸看着外面的巨大的樱花树,缨红的花瓣飘落下来。
三日月走到门边时,管家略微怔愣,他竖起手指放在嘴上,示意不要出声。
他站在门边,看着床上的白发少年,看着他双眼流下眼泪。

“诶?怎么会流泪?怎么那么悲伤?”鹤丸抱紧自己的双膝,将自己埋入手臂里。
三日月宗近就这样站在门边站了一会儿才离开。

‘鹤丸,来,这边。’
‘看,这樱花,以后我们的骨灰就埋在这底下吧。’
‘鹤丸……别怕……我会一直在你身边……你不会感到寒冷的……’

风吹起樱花,映红了谁的眼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