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宸菌

喜欢的cp组:三日鹤,酒茨,光切。很容易杂食,但很容易拒绝安利。

【三日鹤】白月鹤落 (1)

ooc注意,高虐注意。偶尔会带甜。
将是长篇文章。
北宸菌产粮缓慢,挤时间更新。

序章
宁静的夜晚,夜空缀满了星星,晚风轻抚树叶,发出细细的声音。

殊不知,一边正发生着惨不忍睹的事:
一白发少年被逼退至悬崖边,身上浸满血液,金色的双眼上丑陋的刀伤依旧遮不住少年的美。
“三日月……为什么?”
“鹤丸国永,你不从吾家主人,便有此下场。你,不早就已知晓了吗?”三日月宗近冰冷的眼神侵入鹤丸国永的心脏。
鹤丸猛地吐出鲜血,突然开始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罔顾你通晓一切。没错,失去主人,我便如丧家犬般。可我本就不稀罕你家的主人,一切都是骗局!!”他执起剑往脖子上一刎,鲜血四溅。
“愿我……来生……再也不与你相见……”他往后坠落入悬崖。
“找!给我下去找!活要见人!死要见尸!!”三日月握紧手中的剑。“对你过分?你何尝不对我过分。鹤丸……我只是想和你……永远在一起……这个小小的愿望……为什么这么难?”

“叮铃铃――!”
三日月宗近从梦境醒来,梦中的白发少年在上一秒还是白衣闪耀,下一秒便是不断的鲜血从他的双眼中流出,流成一道血河。
我恨你……我好恨……为什么要伤害我……我做错了什么!!凭什么那么对我?!
“停下来……快停下来……梦都是反的。”三日月宗近捂住心脏蜷缩在床上。

“少爷……该起床吃饭了。”管家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。
“知道了。”三日月起身,穿上军装。
早餐依旧如平常一样,可三日月索然无味,只吃了几口,便放下筷子,“我吃饱了。”
“又有什么烦恼的事嘛?脸色如此之差。”小狐丸问。
“无事,只是梦到了些奇怪的东西。”
“梦,终究与现实相反。不要沉陷进去了。”
“嗯。”
“兄长,吃完便一同去学校吧。”
“好。”
三日月和小狐丸坐在私家车里,去往军校。
在经过一家店的时候,看见一个白发男子缓缓走路,三日月立马集中视线,男子戴着帽子却遮掩不住左眼上的刀伤。他拉低帽子,直到三日月再也看不清他。
“令人讨厌的感觉……”男子低声喃语。

“三日月大人和小狐丸大人,啊,真是幸运。”
“是啊是啊,这两位大人可忙了。”
“今天也要元气满满的迎接考核!”
“好希望是小狐丸大人来考核我呀。三日月大人在考核上面是全军校最严厉的。”
三日月宗近微笑着回应,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其实管很少事。
“看来他们都还是挺畏惧你的。兄长。”
“认真点的话,考核是很简单的。”
“对了,兄长,今早,你看见了谁?”小狐丸注意到三日月的忧愁眼神。
“一个拥有白发的人,我不知道是不是梦中人。”三日月叹息。如果有缘的话,他很想问问那人。

三日月不知道的是那便是孽缘,一段斩不断,切不尽的孽缘。

鹤丸国永猛然地睁开眼睛,风轻抚过他的脸颊,银白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格外显眼,他坐起来,靠在台阶上,“这讨厌的感觉……为什么消不散?”
‘阿鹤,来。’身穿白色和服的女子叫唤着年幼的鹤丸。
‘母亲?’鹤丸走过去,坐在女子怀里。
‘阿鹤,我现在说的话,你好好听着。不能忘记。’
‘是!母亲说什么我都会记住的。’
‘阿鹤,远离三条家的人,不要接近他们。我的小阿鹤,记住,他们,都是会害死你的!母亲没办法再保护你,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。’
‘是!母亲,我牢牢记住你说的话。’
‘我的小阿鹤,愿你无烦恼,无痛苦的生活。自由自在地像只真正的鹤,没有什么能够可以阻拦你飞翔在天空。’女子轻抚着鹤丸脸上的伤痕,流下眼泪。
母亲……鹤丸戴上帽子,离开操场。

三日月看着天空中飞翔的鸟,总想起那个站在红色花海里的白发白衣少年。
都是骗子!你们设局害死了我的家人!!那是我的家人!!三日月!我恨你!
“唔……”
为什么死去的不是你?!?!
三日月跪倒在窗台边,脸上都是冷汗。到底是谁……为什么传进来的情感那么强烈?是我的前世嘛?我对他做了什么事?把他伤害的如此之深。

滴――答――,水滴落下来。
“叩叩――”
“请进。”三日月整理好着装。
“教官……”鹤丸看见三日月宗近的时候,全身开始发抖。
他转身立马跑出办公室,却被一只手按住了门。
“终于找到你了。白发少年。”
“……”鹤丸国永的金色双眼惊恐的看着三日月,脑海里都是母亲说的话:小阿鹤,远离三条家的人!

时隔半个月,开起了新坑。北宸菌沉迷学习无法自拔。
有虐也有甜(大概)。



评论

热度(3)